主页 > 社会 > 正文

美国中文网:在美上名校有钱人总有办法 亚裔受限多

来源:   2019-03-14

3月13日电 美国中文网刊文称,近来,一同史上最大规划的大学入学考试做弊案震动了不少人,其被告人数之多(44人)、持续时间之长(2011年起)、牵涉校园之广(包含斯坦福、耶鲁、南加大、洛杉矶加大等名校)、做弊办法之多(冒充学生运动员、枪手代考、篡改答案等),都属罕见。

材料图片: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,美国马萨诸塞州,哈佛大学举办毕业典礼。

  文章摘编如下:

  在美国,靠钱上名校的“合理办法”

  在这起事情里,被申述的人包含两名好莱坞女星至至曾主演抢手电视剧《失望的主妇》的菲丽西提·霍夫曼(Felicity Huffman),以及经典喜剧《欢喜满屋》的主演洛莉·路格林(Lori Loughlin)。霍夫曼和路格林都是“望子成龙”跑偏了的家长,花钱把孩子送进了名校。

  受贿做弊,这是违法上名校的办法。不过,在美国,的确有靠钱上名校的合理办法。

  在哈佛大学被诉在选取中轻视亚裔学生的案子里,哈佛“传承选取方针”的有关数据,被原告“学生公正招生安排(SFFA)”曝光,在2009到2015年间,4664名契合传承选取方针的哈佛请求人中,有34%被成功选取;而一般请求人的选取率,则为6%。

  “传承选取”倾向的是两种请求人:校友的子女子孙,以及给校园捐款者的子女子孙。这两种状况都可以进步学生被选取的几率,但程度各不相同至至哈佛以为,在发了选取通知书今后,那些家里有过哈佛校友的学生,更可能承受选取进校读书(出于经济条件、家庭荣誉等要素),因而,倾向这类请求人,一般仅仅为了进步这种双向选择的可能性。

  而假如是捐款人的子孙,请求人就可能被选上所谓的“院长爱好名单”,大大添加选取几率。依据SFFA在庭审时发表的数据,2009到2015年间,有2501名学生被列入“院长爱好名单”,这部分人的选取率高达42%。

  但出于美国尖端院校的历史背景,不管是哪一种传承选取,整体来说,都对白人更有利。普林斯顿大学的前招生官T.H.Rawls曾在《纽约时报》刊文,直呼传承选取是“为白人而设的平权”,由于校友大多也是白人。作为校友子孙,的确不能确保被选取。再说,不少校友的子女自身也很优异,但校园的确会把一部分名额保留给这部分请求者。Rawls说,据他查询,普林斯顿有大约5%到10%的学生,假如不是有传承选取方针,恐怕很难挤进该校。

  除了这类精英赋有阶级,哈佛对另一类白人也有照料。依据哈佛招生办主任的证词,校园在挑选潜在选取者时,会将学生分为“白人、亚裔、非亚裔少量族裔、偏僻村庄”四大类。“偏僻村庄”一类,包含了中部20个州的白人学生。这些州大多人口稀疏,经济相对落后,文化教育方面质量也不高。住在那里的白人学生,进哈佛需求到达的SAT分数线,比亚裔和一般白人学生低70分之多。

  不过,在哈佛和其他常春藤院校、以及北卡大学教堂山分校(UNC-Chapel Hill)被申述的案子中,在许多状况下,白人和亚裔好像是站在同一边的。在近年来受重视的有关教育平权的事情中,也包含白人女生费舍尔申述德州大学的案子。

  在原告SFFA于2月提交的有关北卡大学一案依据中,曝光了许多校园招生官不加粉饰的聊天记录,光秃秃显现出他们对拉丁裔和非裔学生的倾向性,例如“给这些棕色宝宝一个拿奖学金的时机”,或是“我这么费力,全都由于这是一个双种族(非裔白人混血)的学生”。

  多种要素约束亚裔享用优质教育资源

  自从哈佛申述以来,人们在评论时,常常以“反平权”来一言以概之,而这也成了对立哈佛申述者最为打击的一个点,他们说:“假如没有平权,少量族裔的境况会更糟糕,包含亚裔。”

  “反平权”或“反教育平权”其实是一个有些误导性的说辞,这并不能精确表述亚裔的诉求。哈佛申述发起人之一、亚裔教育联盟主席赵宇空曾解说,哈佛诉讼中,亚裔所对立的,既不是平权,更不是多元化,也不是给予非裔和西裔的优惠方针,而是对立在施行平权法案过程中,对亚裔形成的逆向轻视。

  事实上,在哈佛案的诉状中,有一点不常被提起的原告态度:支撑对贫困家庭学生给予合理照料。赵宇空说,恰当扶持有经济问题的学生,契合大多数人的道德感,也就是说,用经济而非种族来区分的平权,才是合理的。他还举例说,哈佛选取的许多非裔学生,实际上家庭条件比不少华裔好,假如他们自身得到了满足的教育资源,还由于肤色得到“优惠”,明显并不公正。

  因而,精确来说,所谓“反平权”,反的其实是在大学选取上强行完成多元化。美国教育系统的确存在不平等,但其本源是社会经济、资源、阶级等的不平等,从幼儿园、小学、中学就开端闪现了。

  几年前,人类学家薇内思迪·马丁(音译,Wednesday Martin)写过一本书叫《公园大路的灵长类生物》,叙述她和老公孩子从曼哈顿下城搬到传统“贵族区”上东区后的日子。里边侧重讲了一段她怎么拼命把孩子送进私立幼儿园的阅历。白人姑且如此费力,更何况其他族群?许多少量族裔地点的社区,基础教育落后,上私校纯属奢求,公立校园开展又跟不上,师资基建缺乏。而这些都不是在考大学时靠“照料”就可以补偿的,充其量,仅仅掩盖问题罢了。

  有这样主意的,并不仅仅亚裔,在纽约市长白思豪撤销特别高中考试、进步西裔和非裔入学份额的变革方案引起激烈反弹后,一位已经在特别高中就读的非裔学生说:“白思豪没有对症下药,部分社区无法得到优质教育,这是教育系统的问题。”

  种族配额也好,特别高中变革也好,之前的加州SCA5、或华盛顿州HB 2927法案也好,方针制定者的一起起点,都是“亚裔上好校园的份额过高”,需求调理,好像亚裔也成了一个传统上占优势的族群。

  但事实上,亚裔家庭中,挨近或低于贫困线的不少(例如纽约市18万亚裔学生,超越58%都来自这样的家庭)。查询显现,亚裔也是上学最“缺钱”的,具有的经济资源和有必要承当的上学费用之间,落差最大。此外,乃至“榜样少量族裔”的暗影,也会大大影响亚裔拿助学金的时机。